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1章 上天下海
    哇,本章3500+,字数厚道。

    ***

    “往哪里走!”

    一记拳魄从数十里外轰出,犹如乌云盖顶,追在谈未然屁股后面。

    谈未然头也不回一下,无声一踏,凌空极变快如闪电,瞬息间就实现高速转向。当然,后面的酆横天等人为打中谈未然,使出的拳魄覆盖面积自然就大了,因此这一击仍将谈未然覆盖在边缘,只是威能就远不如中心。

    同时,他反手一剑激出日蚀真意,把追来的拳魄威能给消弭。

    拳魄威能主要扫中一座小山,崩得泥沙飞舞。打在人体上,竟如子弹般的疼痛。

    “我就不明白,酆横天,我是杀你爹你娘了,还是把你怎么了?”

    酆横天速度丝毫不减,冷冷道:“我杀你爹你娘才对!谈未然,我原本还道你是条汉子,原来不过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贱人。”

    “哈哈哈,酆横天,跟你交手几次,第一次发现你这个人还是蛮有意思的。”谈未然做出捧腹狂笑模样,一边笑一边穿入一片飞速演绎的湖泊上空:“你们有四个,还人人修为胜过我,而我只有一个,我为什么不跑?你给我一个理由。”

    曲傲天等不及破口大骂:“小畜生,@∞长@∞风@∞文@∞学,♀⌒.n△et你个懦夫孬种,有本事就别跑,乖乖把脑袋送过来让我宰!”

    谈未然没理曲傲天,悠然一笑,对酆横天一声反击:“酆横天,如果你是条汉子,就弄死曲傲天他们三个,再来跟我单挑。如何?或者,你压根不敢与我一对一。身边一定得有这三个奶妈?”

    “你嘴皮子果然耍得不赖。”酆横天面上闪出一缕青光,显然动怒了,可又迅速克制住,哈哈大笑:“谈未然,你不是大荒域界的青年第一吗,怎么连回头一战的勇气也没有?说出去。岂不是把你们大荒域界的颜面丢得精光,哈哈哈。”

    谈未然回头露齿,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同意,所以你还是一个人来与我单挑吧,不然,你们九幽天的脸面就太一塌糊涂了。”

    一路追与逃,也是一路言辞交锋无数次。要说谈未然耍嘴皮子就稍逊于酆横天,不过,酆横天有一个骂骂咧咧粗言秽语的队友曲傲天。其每次一开口就有拉低了层次与智商的感觉。

    口头交锋的结果,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所过之地,谈未然破空发出嗖嗖之声,嘴巴上虽然在说着话,实际时不时环顾,加倍留意环境的变化。忽然这时眼睛一亮,再次极速变向,来到一座正在奇异地原地拔起的小山。

    说小山。那是第一眼印象。小山飞快“成长”,变得越高越“胖”。酆横天等人追来的时候,横在他们身前的俨然是一条山脉。曲傲天咬牙,恨意满满:“这小畜生还真难缠!”

    掠上山脉之巅,酆横天瞥曲傲天一眼,甚为无奈。他清楚,曲傲天不笨不蠢。之所以表现得智商不足,纯粹因恨谈未然,或说,太急于太渴望杀谈未然了。

    唉,酆横天心中一叹。长此以往的点滴积攒下去,谈未然隐隐都快成曲傲天的心魔了。

    酆横天四人骤然心中警兆大生,脚下山脉颤抖摇晃着,轰隆一记震动,浓烟滚滚伴随苍茫水汽和灰烬泛涌向天空。这股突然而来的火山爆发,将四人一道冲击得闷哼一声飞向天空。

    当四人法衣闪闪发亮的同一时间,杜流第一个大喊一声小心。一声未落,一道光晕般的剑魄径直化光而来,锐利之极,噗嗤打中曲傲天。

    曲傲天法衣撕拉一声破掉,只觉胸腹腾涌,那股子锋锐之极的剑气仿佛从毛孔里渗入身体里一般刺痛。几乎身不由己的痛呼一声,轰然倒飞,连人与山巅被一并劈飞。

    “谈未然这厮是故意引我们来火山的!”酆横天杜流方晓三人反应过来,毫不犹豫施以拳魄刀魄向数十里外:“混蛋!”

    “哈哈哈,傻啦吧唧的!”谈未然对此早有预料,放声狂笑刺激对方,一边极速狂飙遁去。同时细心观察四人动向,若有所思,能不能找个机会,先杀四人中的一个?

    必须承认,看来很难。玩偷袭?刚才那一剑的结果十分明显。

    一身全副防御的酆横天四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两三招能击杀的。而若不能在两三招内解决对手,他被四大强者围上,则凶多吉少。

    至于一对一嘛,看酆横天完全不回应他关于“单挑”的话题就清楚了。从真空截杀的第一天,四人从始至终没给他一对一的机会。

    自己有意东窜西窜,诱使四人分开来包抄。酆横天愣是没有上当,宁愿四人毫无效率的跟在屁股后面追击。

    没效率是真,可至少犯不了错。

    四人一起追,不分开,不落单。纵然有谁偶尔犯错,也有同伴弥补。

    脑袋里想一想都觉头疼,一打四,谈未然不是对手,只有被碾压的份。一对一,他有自信,可酆横天四人根本不给机会。

    他终究不是精力无限,终于会感到累。

    “这样追逐下去,凶多吉少。”谈未然思绪飞快,人如一只大鸟滑翔落在冰河之上,神色充满坚毅:“一定要甩掉酆横天四人!”

    怎么甩掉?

    此乃一个荒芜世界,似乎不是太大,而且漏洞处处都是。关键饱受裂缝开启带来的冲击,五行纷纷显化,以各种不同的形式演绎。

    要不是这个荒芜世界异像频繁,形成各种障碍,被他一再利用,顺便加上他前世被追杀出来的经验。以杜流的修为,他怕是早就被追上了。

    可恨,似乎没有阳行力量,否则大可利用一番。

    咦,无数念头流淌而过,谈未然心中一动抓住一念。有法子了!

    躲过一道飞卷而来的火舌,像飞一样纵跃数十里,再避开树木树藤的交缠上身。当他一口气扑到河流,两旁峡谷颤抖着,硬生生被打地挤压着向他碾压夹击过来。

    这种地壳式的挪动,可谓浩浩荡荡。轰轰烈烈!

    谈未然犹如狂风卷过遁去,躲掉了峡谷的挤压,却没躲掉当头意外坠下的巨大山峰。沉逾万钧的山峰当头重重砸中他,他的五脏六腑几乎移位,若非金身练入肌肉和脏腑,只怕这一下就得要半条命。

    饶是如此,一口鲜血狂喷,金身消耗太大,霞光全无。

    机会来了!后面的酆横天四人心中一喜。谈未然最令人头疼的便是金身,现在金身被破了大半,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当即眼睛眯起,充满杀意,猛然加速像旋风一样疾追。

    一路狂飙数百里,留意躲避各种异像冲击,谈未然脸色苍白地来到一个高高悬崖边上,奋不顾身地一跃冲出!

    哗啦一记水声之后。他整个人沉入每一刻都在惊涛骇浪,绝不平静的大海中。

    双手发力猛轰。一个不大的黑色物体从他手中打出,模仿着他的身形,像梭子一样瞬间在海中飚出很远:“希望能起到诱敌之效!不求太久,只愿骗过几息就足矣。”

    同一时间,冰封千里!

    身轮精气发动,秘术激发。瞬间就见他的四周海水悉数在怒啸沸腾中冰冻,犹如一圈白色的奇异涟漪,以肉眼可见的超快速度地在海中扩散,将偌大一片海水给冻结起来。

    云篆穿空术!

    所谓穿空,乃是穿行于不同空间之中。对这一记神通。海水没有影响,一转眼,便已消失不见。

    旋即,这边冰封海水崩碎!

    仿佛怒海中巨大的一座冰山瞬间分崩离析,炸成一片片,一缕缕,一丁点的冰花碎屑,在海里形成白茫茫且银光闪闪的奇景,将一大片海域都晕染了,美得堪称不可思议。

    当酆横天等人赶来,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这白皑皑又银闪闪的美景正在晕染扩散的一幕。最妙的是,这扩散的冰屑竟将四人视线隔断。

    有冰封千里的气息,又在海水之中,云篆穿空术的神魂气息在遮掩下相当隐蔽。

    酆横天等人迅速锁定那道在海中激射出十多里的,类似于人形的身影。以为是谈未然,追出去不到半路,见那“身影”速度持续减缓,加上距离近了看得更清楚,便懊悔不已:“那不是谈未然,上当了!”

    神念来回扫描,方才察觉在淡淡精气下面,一丝若隐若现的神魂气息。酆横天皱眉:“他会一门似为空间挪移类的神通术,据我查到的信息,那神通术很可能最大是中短距离。”

    酆横天斩钉截铁:“所以,他跑不了多远!”

    其实为截杀谈未然筹备几年的酆横天不是没有准备,追击中也一直防备这门神通术,谁料,谈未然会在这时,这种情况下用出来,以至防备不及。

    “我来!”杜流神念大范围覆盖四面八方。

    酆横天眯眼:“是上天了?还是下海了?”

    神念对海水渗透力大减弱,偏偏这是一个浩瀚且巨大的海域,一眼望去根本无边无际。纵然杜流是破虚境,想完全洞悉海底,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此乃荒芜世界,显然空间壁障像是一间到处是漏洞,到处在漏风的屋子,完全可以悄然无息地逃往天外真空。

    酆横天一霎闪出无数个可能:“曲师叔祖,你与杜老祖留下,方太师叔祖,你随我来!”

    一晃直冲天空,来到壁障附近,将要冲出去之际。忽然听到下面杜流一声狂吼:“一个壁障裂缝似有一丝残余气息,域外真空,是在域外真空!”

    “追!”酆横天当机立断!

    当四人冲出壁障,去到天外真空,留在海岸边上的,除了愤怒滔天的大海咆哮,以及惊天动地的海浪,就再无其他。

    轰轰轰之声阵阵盘旋不去。

    过了一炷香时间,忽有酆横天与曲傲天无声无息穿过壁障再此回来,人在空中神念扫荡,连根毛都没有找到。曲傲天抱怨:“哪有那小畜生,连气息都没有,哪来的调虎离山,就说你是想多了,你还不信,非要来看。走吧,走吧……”

    酆横天横了曲傲天一眼,冷哼一声终于还是离去。

    这个处处都是异像的荒芜世界,虽然五行演绎的轰轰声不绝,却恢复了另类的“平静”。

    数十息后,酆横天与曲傲天居然再次回来,曲傲天毫无一丝抱怨之色:“看来,小畜生是真没耍花样。”

    当这次两人真真消失离开,曾冰封的海域之底,谈未然犹如利箭冲出海面,带出一蓬水浪。

    虽然神魂消耗太大,以至脸色发青,这次谈未然毫无阻碍的很快消失在天边……(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