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大好男儿,不做太监
    “啊......”

    疼,下身火辣辣的疼。

    一股钻心的刺痛,从下身直窜上大脑,让夏南忍不住一声惨叫,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疼痛依然存在,一波、一波,越来越汹涌,越来越难以忍受,夏南才意识到,这不是噩梦,而是真实存在的痛苦。

    疼痛难忍,拨动神经,夏南止不住的惨叫,好似随着叫声,可以将疼痛喊出去。

    “闭嘴,别嚎了。”

    耳边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可处于巨大疼痛之中,忍耐不住,惨叫不已的夏南,根本没有听到这声音,怕就算听到了,也无心理会。

    此时此刻,夏南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疼,从里到外的疼,骨子里透出来的疼,痛的他死去活来。

    生在新世纪,长在红旗下的夏南,小半辈子的生活平常、平淡,不曾富贵,也没太吃过苦,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心志不强。

    夏南很怕疼,平时手指割伤了一条小缝,都要痛苦半天,更何况今日痛入骨髓,疼痛难忍。

    孕妇在分娩时遭蚊子咬上一口,是怎么样的疼痛感觉,夏南不知道,可他觉得,自己这时感受到的痛苦,要远远超过。

    疼的死去活来,疼的痛不欲生,这一刻,夏南有一种感受,整个人要支离破碎了,他想死,真的想死。

    嚎丧似的夏南,嗓子比女子的高音区更要尖锐,一声惨叫,震动了净身房,让旁边一名正准备下刀的老太监,手上一抖,差一点弄错了地方。

    夏南身旁,也站了一名老太监,是为夏南去势的那位,作为净身房的执刀太监,多年来,不知给多少人净过身,却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

    净身之后,有仇恨的,有若无其事的,有心丧若死的,也有惨叫喊疼的,倒没见过夏南这样的,惨叫的惊天动地,震动寰宇。

    夏南的嚎叫,像是魔音,无孔不入的往耳朵里钻,甚至能影响人的情绪,若这是一门武功,也是一门高明的精神类武功。

    净身房里挨了一刀的人,不止夏南一个,或有人正要挨这一刀,需要保持安静,夏南的惨叫,让人不满了。

    老太监的眉头一皱,正准备让他住嘴,或者把他打晕,却不想他叫着叫着,两眼一翻,自动晕了过去。

    疼痛钻心,难以忍受,夏南正又哭又嚎之时,脑中起了风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庞大的信息流,冲入其脑中,一下把他整晕了。

    “疼。”

    心心念念的,都是疼痛,夏南再次醒来,下身仍然疼痛,却不知是麻木了,还是疼痛真的减轻了,虽仍难以忍受,却比之前强多了。

    夏南没再大声哀嚎,除了疼痛有所减轻的原因之外,脑中多出来的信息,多出来的记忆,让他更在意。

    此身的原主人也叫夏南,他是一名举人,在大明严谨的科考体系中,以少小之龄,高中举人,堪称前途无量。

    大明以武立国,文不如武,却也很受重视,高中举人,虽不能为官,亦可为吏。

    官吏本为一体,吏员或许没有当官的品级高、权力大,但也脱离了普通农民的范畴,进入了士人一级。

    夏南有一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朱杉,为富商之女,居住在京城,他高中举人之后,来京城读书,一为参加会试,一为履行婚约。

    人生四大喜,有金榜题名时,金榜题名是大登科,娶妻则为小登科,夏南本想大登科后再小登科,奈何悲剧从此开始。

    朱家人嫌贫爱富,尽管夏南已高中举人,家道却早已中落,比起朱家的豪富奢靡,不知差了多少,所以,朱家要撕毁婚约。

    夏南是个死心眼,受到此种羞辱,哪能善罢甘休,用了各种方法想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不仅没有效果,反而一步步滑向深渊。

    举人位虽高,是相对于平头百姓来说的,比起朱家这样的富商之家,差了许多,尤其这个大明以武立国,文举人不如武举人。

    朱家人太狠,找学正革了夏南的功名,夏南不服,不断上告,终于彻底惹怒了朱家。

    于是,夏南被送进了宫,被送进了净身房,挨了一刀。

    过往种种,像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夏南傻了,这是要做太监的节奏啊。

    重生、穿越什么的,按说是可以让人震惊的事情,但夏南对此十分淡定,脑海里只回荡着两个字。

    “太监......”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大好男儿,怎能为太监。

    夏南是死都不愿意当太监的,前身一样的想法,可当既成事实之后,难道真的要去死吗。

    前身是被气死的,也可能是去势的那一刻,忍受不了巨大的痛苦,给活活疼死的,这才有了夏南的穿越。

    躺在冰凉的床板上,背部微微发凉,但床板再冷,也冷不过夏南的心,他的心冷透了。

    净身房里很阴森、很阴暗,到处弥漫着一种阴冷的气息,令人心悸,还有一股尿骚味,令人恶心。

    静静躺在净身房的床板上,夏南一动不想动,目光呆滞的看着房顶,生无可恋,渐渐萌生了死的想法。

    “老天这是不开眼啊。”

    夏南愤懑,恨不得指天骂地,但没那个力气。

    在穿越大潮此起彼伏的时期,夏南有幸抓住了穿越的尾巴,算得上幸运吧,可是,穿越成一名太监,就太恶心人了,乃是大不幸。

    夏南不禁有一种想法,既然自己有这种穿越的本事,是不是干脆自杀算了,看看能否再次穿越。

    做一个太监,不如死了算了,反正,夏南是这样想的,他向着床头摸摸索索,上面放有长长短短的各种刀具。

    夏南拿起一柄寸许长的尖刀,刀尖对准心脏,一时有些怔怔,这一刀下去,真就死了。

    想好了宁死也不要当太监,但事到临头,竟有点下不去手,心如死灰之人,尚且贪生,何况夏南。

    求生不求死,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夏南起了死志,内心深处却未必没有贪生之念,到了最后一刻,内心的挣扎,不足为外人说。

    心里挣扎了那么一小下,夏南立马坚定了下来,他不想顶着这么一个残缺的身体,在世上苟活,不如死了。

    一咬牙,一狠心,短刀插了下去。

    ******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

    </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