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颜真卿
    这名中年顾客长相颇为端庄,眼睛有神,浑身上下散发着儒雅的气息,由于是京城口音,且带着一名随从,让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你是何人?”

    店主脸色极为难看,这名顾客一出口就是五百贯,可谓重重的打了他的脸,而且,还是在他的店铺内。

    中年顾客根本不理睬店主,嘴角诡异一笑:“在下从京城来,若是带着这些兽皮返回京城,足有五倍的利润,所以,少郎不必疑虑。”

    李安也不傻,立马就读懂了这名中年顾客的诡笑,他是在帮助自己,不是真的要买。

    “好,五百贯,成交。”李安淡然一笑。

    “等等。”店主满脸怒气,大喝道:“这里是我王家兽皮铺,岂是你们做买卖的地方。”几名看店博士见状,都聚了过来。

    “几个意思,要打架么?”

    “这里是王家兽皮铺,你的兽皮只能卖给我,还有你,只能买我店铺里的兽皮。”店主鼻口朝天,气势十足。

    “不卖了,昆雄,我们走。”

    “不许走,你们出去交易,也是占了本店的便宜,你们是在我的铺子里相遇的。”

    店主说完,几名看店博士围了过来,不让李安离开。

    李安实在不想惹事,轻轻伸手将一名身材魁梧的博士举过头顶,其余几名博士见状,立即围攻李安,不过,就这些废物,实在是不禁打,三拳两脚之下就全都趴在地上了。

    “你要干什么?”店主顿时吓坏了。

    李安轻拍店主的肩膀,开口道:“在下是卖兽皮的,当然是谁给的钱多,我就卖给谁了,您说呢?”

    “对对对,少郎言之有理。”店主连忙点头,随即赌气道:“我出六百贯,六百贯。”

    中年顾客嘴角笑了笑,向李安点了点头,表示价格合理,可以卖了,随即带着随从走出店铺。

    “六百贯,成交。”

    “成交,成交。”

    一贯钱是一千文,六百贯则是六十万钱,若是全用铜钱支付,则极难携带,为此,店主用金子支付,一两金子价值六贯,一百两金子正好六百贯。

    此时的金子多是十两一铤,十铤正好一百两,李安怀揣十铤金子,走出了王家兽皮铺。

    “郎君留步。”李安快步追上,拿出一挺金子,开口道:“多谢郎君仗义相助,这一挺金子权当酬谢了。”说完递了上去。

    中年郎君颇为不悦,伸手拦住,责怪道:“在下仗义出手,是看不惯店主欺压少郎,岂是为了得到酬谢,少郎把我颜真卿当成什么人了。”

    “颜真卿?”李安心头巨震,难道眼前之人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大书法家颜真卿,他怎么会出现在小小的柳城县,是来体验生活,寻找书法灵感的吗?

    李安自然不知道,此时的颜真卿是八品的监察御史,奉命随御史中丞张倚巡视河北,以了解当地的灾情和民生状况,同时考察各级官吏的政绩,张倚停留在蓟城,而颜真卿却已深入营州,并微服访查。

    “郎君恕罪,李安唐突了。”原本就不是特别想送,见颜真卿不收,李安顺手将金子放回了怀中。

    “李安。”颜真卿点了点头,夸赞道:“李少郎身手不错,将来若是投军,必可做一名将军。”

    “不敢,不敢,郎君谬赞了。”

    “哈哈!有缘便还会再见,就此别过。”颜真卿咧嘴一笑,带着随从离开。

    “昆雄,我们走。”

    “御史,以属下所见,刚才那位李少郎武功颇为厉害,若能招入东宫卫率,岂不是好事一件。”

    颜真卿闻言,表情颇为复杂,顿了片刻,意味深长的说道:“太子常年住在皇宫别院,完全由陛下的数万羽林军护卫,东宫卫率早就成了摆设,只是陛下如此‘保护’太子,真是用心良苦啊!”说完一阵苦笑。

    显然,在颜真卿看来,东宫卫率的存在就是个摆设,他们负责防守东宫,但太子却并不住在东宫,而是与皇帝住在一起,被皇帝的羽林军严密保卫,与其说是保卫,倒不如说是监视。

    这足以说明,当今皇帝李隆基对自己的太子很不放心,当然,这也与大唐帝国建立百余年的频繁政变有关,作为天子,李隆基不得不防备自己的儿子。

    “御史的意思是?”

    “你只需记住,太子需要的不是东宫卫率,而是朝堂大臣和边关将领的支持,只有他们都支持太子,太子才能真正的安全,如此,我大唐才能长盛不衰。”

    颜真卿告诫自己的心腹属下。

    作为太子的支持者,颜真卿知道,若想稳固太子的地位,朝中大臣和边将很关键,而东宫卫率完全起不到作用,相反,若是太子召集壮丁充实东宫卫率,反而会引起皇帝的猜忌,从而引祸上身。

    “御史说的是,如今李相国与庆王暗中接触,大有联合对付太子之势,朝中形势颇为紧迫,而边关也好不到哪儿去,尤其是这河北,数名支持太子的将领,全都折损了。”

    颜真卿蹙了蹙眉,开口道:“仅仅是一次小规模的北伐,居然导致多名将领折损,而且,全都是支持太子的将领,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御史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虽然这几名将领都战死和失踪了,但只要我们用心调查,一定可以查出其中的真相,这也是我们此行的另一项任务。”

    “御史放心,属下一定全力调查此事。”

    颜真卿是奉了朝廷的命令前来河北巡查灾情,但他同时也接受太子一党的密令,前往营州调查多名将领折损的隐情。

    “对了,刚才的李少郎就是一个很好的线索。”颜真卿嘴角微微一笑。

    “李少郎?”

    颜真卿点头道:“本御史与失踪的平卢军校尉李武,也算得上是至交了,而这个李少郎与李武长相极为相似,很有可能是父子,若非如此,本御史刚才怎会多管闲事。”

    “哈哈!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

    柳城县西坊的街道上,一名身材魁梧的贵族少郎,与一名同样魁梧的中年郎君正在并排而行,身后跟着六名悬挂刀剑的护卫。

    “田叔,听说您去过长安城,不知长安城比柳城县如何?”贵族少郎,扫视着街道上的人群,开口问道。

    “小小的柳城县,如何能与长安城相比,差的太远了,完全不能比较。”中年郎君摆了摆手。

    “那长安城的女子又如何?是否也是柳城县不能比的。”贵族少郎眼神中闪现光芒。

    中年郎君会意一笑,昂首道:“长安城的君悦楼随便抓一小娘,都要强过柳城县的庸脂俗粉,大郎可知,在长安城,有人愿意花费千金,却仅仅为了见佳人一面。”

    “居然有这种事,若能久居长安城,赏尽天下之美,就算作人质,我安庆宗也心甘情愿。”贵族少郎眼神中闪现出一丝邪意。

    没错,这名身材魁梧的少郎就是安禄山的长子安庆宗,而旁边的中年郎君就是田乾真,是安禄山麾下的大将。

    作为安禄山的长子,安庆宗知道,自己早晚会被送入长安城作人质,他原本有些不情愿,不过,此刻听了田乾真的话,他改变了看法。

    “田叔,前面的小娘长得不错?”安庆宗抬眼看向正在叫卖榛子的嫩芽儿。

    田乾真瞟了一眼,摇头道:“年纪太小,太嫩了。”

    “年纪是小了一点,不过,若是买入府中做小婢,也还是不错的。”

    “哦,大郎府中缺婢女吗?”

    田乾真嘴角一抹诡笑,显然,他看得出来,安庆宗喜欢嫩的,说买小婢只不过是托词。

    “好清秀的小娘,随本公子回去做小婢,一个月三十贯例钱,比在这大街上卖榛子可强多了。”安庆宗不容置疑的说道。

    “三兄。”嫩芽儿吓得后退了几步。

    “这位公子,我们是卖山货的,不卖人。”李飞羽上前一步,凝目看向安庆宗。

    “敢瞪我,好大的狗胆,你可知道本公子是何人?”安庆宗大怒,眼睛瞪得犹如一只发春的癞蛤蟆。

    “大郎休要动怒,”田乾真嘴角一笑,走了过来,看向李飞羽,高傲的说道:“这位少郎,我家公子正是营州安都督的长子,身份尊贵,舍妹若能进入都督府做婢女,必然比在街道上卖山货高贵的多,这也是少郎祖辈积累的阴德,少郎还是劝劝舍妹,不要辜负我家大郎的一片美意才是。”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李飞羽自然不会同意。

    “多谢郎君美意,舍妹是乡野粗鄙之人,不会伺候贵人。”

    “没关系,本公子可以慢慢调教,你们几个,把这小娘带走。”安庆宗还是失去了耐心,并让身后的几名护卫动手。

    “你们要干什么,难道没王法了吗?”

    李飞羽大急,此刻对方有八人,而且看上去都很强壮,而他却孤身一人,势必难以维护嫩芽儿周全。

    “王法,在这儿,本公子就是王法,哈哈哈!”安庆宗大为得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