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安达莉儿的迷茫
    “叶然先生,你在吗?”

    人就是这样,一点都经不起念叨,叶然刚一关注安达莉儿,她就发消息过来了。

    “我在。”叶然对安达莉儿回道,“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没必要这么小心。”

    或许是因为在修道院不愉快的过去,也或许是因为叶然帮了她,又或许是常年养成的习惯,安达莉儿在与人接触时总带着几分小心,那种做什么都怯生生的态度叶然觉得有必要纠正,不然时间久了就会不自信,长此以往人就废了。

    “好的,先生,我们是朋友。”

    “那么,我的朋友,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

    “先生,安达莉儿很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想来问问你,我该远离修道院吗?”

    听得出来安达莉儿现在很困扰,一方面是修道院里不愉快的遭遇,另一方面那里又是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在安达莉儿心中修道院依旧是她的家。可是,由于修道院好大一部分人对她的嫉妒,使得她有家不能回,被迫远走他乡,安达莉儿内心很不好受。对于未来她没有规划,而且在她心里也有个心结: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离开修道院的会是她,而不是那些耍弄手段要陷害她的人。

    作恶者衣着光鲜,尽享富贵,受害者背井离乡,生活困苦。

    若世间的事是如此模样,那是对良善最大的讥讽,也是对安达莉儿这些年在修道院内所学的无情否定。

    真正令安达莉儿迷茫的不是她该在哪里落脚,也不是她该不该远离修道院,而是她还应不应该坚持自己所学。

    真诚善良这些书上说写的美好品质真的能打败阴险恶毒,让光明常驻人间吗?

    “你心中既然有疑问,为什么不自己寻找答案,反而要来求助于我?难道你认为我所说的就一定正确,还是说你信不过自己的眼睛?”

    叶然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像这种事只有安达莉儿自己去找,也只有她自己得出的答案才能真正解开她的心结。

    “我……我不知道,先生。”

    “那就去寻找答案吧,把你在修道院所学的付诸实践,看看它能给人带来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找到答案的。”

    说完,叶然关闭了同安达莉儿的通话。

    倒不是叶然不想继续聊下去,毕竟闲着也是闲着,聊天也能打发时间。而是有人不容许叶然聊下去,或者准确的来说,是有怪物不让叶然闲着。

    通道的另一头有三个身影正由远及近,他们的形象与壁画上的沃玛教徒没有二致,均是牛头,蝠翼,配上一副与脑袋不成比例的单薄身躯。

    很明显,他们是负责地宫安全的巡逻小队。

    为了防止地宫被外来者入侵,沃玛教徒们组成了多个巡逻队,他们穿梭于地宫中的每一条通道,寻找着可能存在的入侵者。像这种工作沃玛教徒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年,长久以来的和平并没有消磨他们的警惕心,当叶然还在与安达莉儿说话时这些地宫里的怪物就先一步发现了他。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

    叶然其实没想过要在沃玛地宫里战斗,要不然他就不会让小一去解析沃玛地宫里的法阵,而不往地宫深处行去了。然而事情往往与人的想法相违背,你不想拿他怎么样,他非要来招惹你,往你枪口上撞。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叶然了。

    送上门的人头不收白不收。

    一枚金色光团向着通道那头飘了过去,正正迎上了朝叶然行来的沃玛巡逻小队。

    与地宫最上层的粪虫相比,沃玛地宫中的这些教徒们视觉系统并未退化,而且智力明显在水平线上。他们看到飘来的金色光团并没有不当回事,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浑身漆黑的沃玛教徒停下脚步,将长着一尺长指甲有如猛兽利爪的双手横在胸前,做防御之态。在他身后的一个浑身赤红的沃玛教徒则吸一口气,大嘴一张,对着飘来的金色光团喷出一道火焰。

    黑色的是沃玛战士,喷火的是火焰沃玛,至于两人身后的那个提着鹅蛋粗的三叉戟,身体与武器都如熟铜浇筑的应该就是沃玛勇士了。

    一个巡逻小队把沃玛地宫内的三种主力怪物全都囊括进去,对叶然来说倒也省事。只要收集了这支巡逻小队的数据,沃玛地宫内的怪物信息他就能了解七八成。

    火焰与金色光团相撞,在火焰沃玛预想中的魔法对轰并没有出现。金色光团晃晃悠悠的从火焰中穿过,就好似它只是幻影,火焰沃玛喷出的火焰扑了个空。

    看着那自赤红中逆流而上的一点金色,火焰沃玛本就很大的牛眼睁得更大,让人担心他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

    沃玛战士见金色光团靠近,忍不住一爪子拍了上去,这个动作很快令他追悔莫及。金色光团在与他的利爪接触的一刹那便不再是虚幻,沃玛战士只觉手里握了一团火炭,烫得他嗷嗷直叫却又怎么也甩不掉。

    而在火焰沃玛和沃玛勇士眼中看到的则是另一副场景,那沃玛战士从手臂开始正快速的融化,不过短短的三五秒时间,沃玛战士就被金色光团给融成了地上的一滩黑色不明物。

    一个强大的沃玛战士就这么死了!

    沃玛勇士和火焰沃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可是沃玛教主精心挑选出来的战士,每一个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尤其是在被自家教主以法术将他们变成地宫中的一部分以后,他们每个人的身体都足以抗住最锋利的刀剑的砍劈,在他们的认知中没有谁能轻易的打败他们。

    可是,刚才有发生了什么?

    我们是产生幻觉了吗?

    两个沃玛教徒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那融化了沃玛战士的金色光团飘到了火焰沃玛身上,站在最后的沃玛勇士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一转身,沿着来时的路亡命狂奔。

    至于说趁着金色光团融化火焰沃玛的时候杀上去攻击叶然,叶然身旁漂着的数十枚金色光团让沃玛勇士根本生不出这样的念头来。

    “让你跑了会很麻烦,我这个人讨厌麻烦,所以,抱歉了。”

    叶然屈指一弹,另一枚金色光团快如离弦之箭,瞬间追上沃玛勇士,从其后心处钻了进去。

    数秒之后,通道里重新回归安静。

    战斗结束得太快,收集到的数据少了点。不过无所谓,等下一拨送人头的上门再继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