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善恶有报
    许凡真不会审讯,但好歹也见过,不算陌生,而且现在也只是简单的问话而已。

    她看向方诗远,有些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方诗远打了个哈欠,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眼前的男人,除却从小跟着警察老爹在警局转悠来的‘经验’外,自己可是异人,李凌烟能判断出王泰在撒谎,他如何不能?

    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人就是凶手,不只是杀了赵玉洁,就连那巷子里的血迹,都是对方制造的。

    因为方诗远早就发现了尸体,那具,李凌烟的女客户的尸体。

    他对血的味道很敏感,人血。

    王泰看到了那个靠在门框上的男人的眼神,那是戏谑、嘲弄,不带丝毫信任和情感,满是恶意。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只是心底越来越慌,谎话在圆的时候最困难,而在圆完之后最煎熬,因为怕别人拆穿。

    他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很可能会露出更多的破绽。

    “你们喝水吗?”王泰起身道:“我给你们倒杯水吧。”

    许凡真眉头一皱,她自然能看出眼前男人的不对,但她看到方诗远朝自己微微摇头。

    “是有些渴了。”方诗远说道。

    而他看了眼手机,定位发出去已经六七分钟了,他估摸着,施然已经快到了。

    罪犯终归是要由警察来解决的,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只是为了秦朗。

    现在看来,秦朗或者说他身后的组织,还没有找到这里。

    在这种事情上,方诗远不是很有耐心的人,所以便不想等了。

    “他不是王泰!”李凌烟惊呼一声,举着手机,“这才是王泰!”

    那是一张男人的照片,穿着白大褂,背后是海洋心理诊所的标志,而显然不是眼前这个所谓的‘王泰’。

    嘭,

    已经去倒水的王泰猛地甩出水杯,拔脚就朝外跑。

    他本身已经到了客厅,而离客厅最近的是靠在门框上的方诗远。

    “追啊!”

    见人跑了,李凌烟连忙道。

    方诗远没动。

    外面已经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警察?”许凡真一愣,随即看向方诗远。

    “走吧。”他说了声。

    哐当,

    夺门而逃的黑夹克男人突然摔下了楼梯!

    许凡真下意识捂了捂嘴。

    李凌烟微微皱眉,却是看了方诗远一眼,她看到的,是微冷的侧脸,和走开的背影。

    二楼的楼梯口,黑夹克男人瘫在墙角,慢慢爬动着,他的头和脸上满是鲜血,但他仍在往楼下爬。

    警察从正门进来,方诗远以前见过的小平头在进来时愣了愣,然后快速过去,把男人拷了起来。

    黑夹克男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楼梯上的三人,阴狠而恶毒,很是可怕。

    许凡真抓着方诗远的胳膊,抿紧了嘴。

    方诗远朝那个男人笑了笑,镜片之后的眼底闪过一道白芒。

    文思诺和另一名警员压着黑夹克男人的胳膊朝外走,施然看到了下楼的方诗远,松了口气。

    “照片在哪?”她问道。

    许凡真乖巧地递过去。

    “发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给我?”施然有些不满,“我们在赵玉洁出租屋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些男性用品,还有其他证据,只是没找到男人是谁。如果你早给我,案子早就破了,也不用冒险。”

    她看向许凡真,道:“还疼么?”

    许凡真摇摇头。

    “去涂点药吧。”施然道:“我车上有。”

    “谢谢。”许凡真一愣,然后道。

    “啊!”

    “哎小心!”

    几声惊呼从门外传来,众人看去,原来是在出门的时候,黑夹克男人被门口的毯子绊了下,文思诺和另外的警员没抓稳,那男人一头磕在了台阶下的石头上。

    “快打120!”有人喊道。

    施然也不顾上跟方诗远说话了,连忙冲了出去。

    “直接上车,送最近的医院!”

    本来是无惊无险的抓捕行动,现在却跟人命扯上了关系。

    “你回店里。”施然把伤药递给许凡真之后,对方诗远说了句。

    然后,警察走了。

    李凌烟的目光从门口突然翘起的毯子,落到了那台阶下多出来的石头上,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同时,更带几分笑意。

    “刚才忘记说了,”方诗远看她,“你的那个客户,恐怕是死了。”

    李凌烟一愣。

    “楼上,第二个锁着的房间里。”方诗远说道。

    “再报一遍警吧。”他说着,跟许凡真朝外走去。

    “喂,姓方的,我可以理解你这是把我甩开吗?”李凌烟在后面喊道。

    方诗远朝后摆了摆手。

    “这混蛋。”李凌烟抓了抓头发。

    ……

    “你说,他怎么会突然从楼梯上摔下去,然后又突然在门口摔倒,还刚好磕在石头上啊?”

    在往巷子外走的时候,许凡真挽着方诗远的胳膊,问道。

    她的眼睛很亮,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善恶终有报。”方诗远笑了笑,“坏事做多了,就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真的是这样吗?”许凡真眯了眯眼,不太信。

    “天知道。”方诗远耸耸肩。

    ……

    “你现在在哪?”

    李凌烟看着房间里的尸体,对着电话里问道。

    “就在你在的小区附近。”电话里,是略有些沙哑而小心的声音。

    “你说得对,他很聪明,很可能已经怀疑我了。”李凌烟沉声道。

    电话里的声音沉默了一瞬,接着道:“你露出了马脚。”

    “先不说这个,他现在应该还没走太远。”李凌烟道。

    “你什么意思?”秦朗语气有些不善。

    “试试他。”李凌烟直接道:“他刚才动用了能力,我没看出来,而且装置也没有检测到他身上的异能量波动。”

    “什么程度?”秦朗沉默半晌,问道。

    “尽最大可能吧。”李凌烟也是想了很久,然后道:“和他一块的,还有个女孩儿,你可能也认识。”

    “我知道了。”秦朗道:“没别的事了?”

    “保全自己。”李凌烟最后道。

    回应她的,是一声冷哼。

    李凌烟学着方诗远的样子,靠在门框上。

    “看来是刺激到他了呢。”她想着,妩媚一笑,哼起了不知名的曲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