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继续骗这个傻瓜
    严芳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这么大一笔钱怎么收,放在家里似乎不太安全啊,要不要存到银行里去啊?”

    徐正叫道:“你要死啊,你一下去银行存这么大一笔数目的美金,这不是让人怀疑我受贿是什么。()你把它锁到我书房的抽屉里去。”

    严芳担心的说:“那里安全吗?”

    徐正叫道:“什么安全不安全,小偷要偷你,就是你锁到保险柜里也是不安全的,你就听我的吧。”

    严芳就把钱拿去了徐正的书房,锁进了徐正的书桌里。

    第二天,吴雯陪着刘康、邵梅到海边去玩,刘康看着洁白的沙滩,天边飞翔的海鸥,笑着说:“小雯啊,将来我退休之后,到这里买一栋别墅,来守着你养老,好不好啊?”

    吴雯笑着说:“好啊,有您在我身边我的心就会安定很多。而且这里的气候适宜,四季分明,也是适合养老的地方。”

    刘康看着海边懒洋洋戏水的人们,笑着说:“这个城市的节奏舒缓,不像大城市节奏那么快,倒真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

    吴雯说:“是啊,我刚从北京回来的时候,突然从快节奏变成了慢节奏,一下子还不习惯,现在觉得还是这里舒服。”

    刘康点了点头,说:“这人啊,快也好慢也好,怎么过都是一辈子,我还记得看过老外一个笑话,说一个富翁到海边度假,看不惯一个打渔的小伙子的懒散,跟他讲了一番奋斗的大道理,说那小伙子要赚到万贯家财才可以在海边享受跟他一样的晒太阳,结果那小伙子笑了,不屑地说,你费了大半生,追求的不过是跟我一样在海边晒太阳,这又何必呢,像我一样直接享受不是更好?”

    吴雯有点心不在焉的听着,不时看看身边的包。

    刘康看了看吴雯,笑着说:“小雯啊,你没认真听我讲话吧?”

    吴雯笑笑说:“没有啊,干爹,我在听着呢。”

    刘康说:“不对,你时不时的就去看你的包,那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吴雯笑笑说:“不是了,我手机放在包里,我怕来了电话我没听到。”

    刘康笑了,说:“你在等徐正的电话吧?”

    吴雯点了点头,说:“对啊,我是在想如果徐市长想要把钱退回来,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来电话了,难道他没发现那笔钱,还是钱在别人手里?”

    刘康笑着摇了摇头,说:“钱不可能到了别人手里,我包裹得很朴素,刘超应该不知道其中的内容。我想昨晚徐正可能就把钱数清楚锁起来了,要打电话昨天晚上就打了,所以你不用等了,这个电话他不会打的。”

    吴雯说:“不会的,昨晚徐市长喝醉了,他不会清醒的知道这一切的。”

    刘康笑笑说:“徐正昨晚有些醉意不假,但是还没有失去自制能力,回去不久应该就会清醒过来。不行你看吧,我还要在这里呆两天,这两天徐正一个电话都不会给你打得,除非你主动给他去电话。”

    吴雯心里还是不太相信徐正是这样一个人,不过她并没有继续去反驳刘康,只是说:“干爹,你好不容易来海川一趟,多住几天吧。”

    刘康笑笑说:“我也想啊,可是不行啊,北京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呢。再说日后恐怕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呆在海川,那个时候我想玩什么都可以啊,不必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吴雯说:“看来干爹是对新机场项目有了一定把握了?”

    刘康说:“对啊,徐正拿了我的钱,说明他是要准备给我一个机会的,现在鱼已经咬饵了,别的我不敢夸口,不让咬饵的鱼跑掉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那个苏南,我很了解,他做事太过于方正了,不会是我的对手的。”

    吴雯是见识过刘康做事的手段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吴雯只见过苏南一面,可是苏南做事文质彬彬的给她了一个很深的印象,这样一个人显然不会是刘康的对手。

    而且现在刘康已经知道苏南是他的竞争对手,而苏南对这一切还茫然不知,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显然在暗处的刘康更得便宜些。

    吴雯笑笑说:“那就预祝干爹马到成功了。”

    在海边玩了一天之后,吴雯又陪着刘康去爬了海川境内有名的圣境山,圣境山是国家级森林保护区,环境十分优美,又在山上吃了黄精等野味,刘康玩得十分高兴,直说不虚此行。

    一直到了晚上从圣境山回到了宾馆,吴雯在等待的徐正的电话一直没等来,似乎那一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乎刘康根本就没送过什么给徐正。

    到了这个时候,吴雯不得不承认刘康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毒的,他一眼就看透了徐正真实的底蕴,知道徐正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吴雯心中未免有些失望,她还是很期望徐正是一个清官、好官的,毕竟曾经她是这么认为的。

    晚饭后,吴雯就开始帮刘康收拾行装,他转天就要回北京了。刘康看出了吴雯的郁闷,笑着说:“小雯啊,你也不要对徐正太失望,徐正这样肯装的官也算是不错的官了,起码他还肯装一下,不像干爹遇到的那些官员,他们根本就不等你送,是直接勒索你。””

    吴雯苦笑了一下,说:“那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实际还不是一样?我觉得徐正这样还不如直接跟你要实在。

    刘康笑笑,说:“你不要这个样子,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维护了你一段时间。再说了,如果没这些官员在,我们谋取利益的空间就会少很多。真要凭真本事硬碰硬的话,我不会是苏南的对手的,他的振东集团比我的康盛集团实力大很多的。所以徐正的存在也是我们的机会,这一点你要明白。”

    转天一早,刘康打了电话给徐正,说:“徐市长,我要离开海川了。”

    徐正有些歉意的笑笑,说:“真是不好意思啊,刘董,我这边实在太忙了,一直也没抽出时间回请你。”

    刘康笑笑说:“您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我吃顿饭,我已经很感激了。这一次是我来去匆匆,以后我还回到海川来的,希望那时有机会再跟徐市长好好聚聚。”

    徐正笑了,说:“那我就期待着跟刘董再会的一天了。”

    虽然徐正始终没提及自己送他的十六万美金的事情,可是徐正并不意外自己会再来海川,并说期待跟自己再次相会,刘康就明白徐正知道自己的用意了。刘康喜欢跟这种聪明人打交道,聪明人不需要把话说得很透,就能明白对方的需求。

    刘康对能达到这种效果感到很满意,就跟徐正互道了一声再见,挂了电话。

    吴雯送刘康和邵梅去了机场,在路上,刘康特别叮嘱吴雯不要因为徐正收了礼,就对他有看法,还要继续跟他处好关系。

    吴雯笑了,说:“干爹,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又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人,我知道徐正对你的重要,这个关系我会好好处理的。”

    刘康满意的上了飞机,飞回了北京。

    郭奎在省委的书记会上,就海川市市委副书记人选作出了正式的表态,他说:“经过认真的考虑,我认为陶文同志提议的秦屯同志无论是从政治觉悟还是工作能力上都是不错的,适合担任这个副书记。”

    书记会就达成了一致,组织部们就对秦屯展开了考察,一系列的组织程序就启动了。

    陶文首先将这一好消息告知了秦屯,秦屯对陶文千恩万谢,陶文说:“不要急着谢我,好好表现,干好自身的工作,不要在考察中出现什么差错,让我丢脸。”

    秦屯笑笑说:“您放心吧,陶副书记,我一定不会让失望的。”

    陶文就挂了电话,秦屯喜不自胜,虽然他对陶文表示了感谢,心中却并没有将这份功劳记载陶文身上,他觉得陶文推荐他了不假,可是真正让郭奎接受自己的,肯定是北京许先生给他找的某某对郭奎施加了一定的影响。

    秦屯赶忙拨了北京许先生的电话,许先生接通了,秦屯高兴地说:“许先生,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我们东海省委已经将我作为市委副书记候任人选开始组织考察了。”

    许先生也很高兴,他心中暗道可以下去了,便说:“这真是太好了,前几天我见到了某某,他还跟我说已经打了电话给你们东海的书记郭奎,说了你的事情,郭书记当时就满口答应了。当时某某还让我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消息出来,这几天我太忙了,就没顾得上这个茬。你打来电话正好,我回头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某某。”

    秦屯越发坚信了自己能够成为这个候任者一定是某某找了郭奎的缘故,感激地说:“许先生,您帮我好好谢谢某某他老人家,这一次他真是帮了大忙了,太谢谢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www.yuejuwx.com)读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