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9章 控制欲望
    曾本义说:“屁话,我份内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里来的精力做这种事?你有本事,自己去搞,请私家侦探都行。”

    赵筱军说:“私家侦探那里请的起?而且也不靠谱,这件事一定要叫人去办,找到突破口,把柯本超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家伙给办了!”

    曾本义说:“说的容易,做起来就难喽,人家对你也有防备。不像你,带个女人也搞得满城风雨,这次调查还好是我,如果换成别人,早就把消息传出去了,就算你没带女人,也会落了个不好的名声。名声对一个人很重要,柯本超给你来这一招很毒辣,而且明天机关里就会传出你的风流事。他们是要你背上这个臭名声,你还跟没事似的!”

    赵筱军说:“这一点我倒是没想到,这几个王八!非要老子在夷州呆不下去,不仅要把老子赶出办公厅,而且让我无立足之地,阴毒!”

    曾本义说:“你现在才知道,你还是老老实实,特别是女人千万不能乱搞,把自己关进笼子里,控制住欲望!”

    赵筱军说:“所以我才不服,这口气咽不下去,一定要报复,不给他们一点颜色,还以为我好欺负。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不要再推托,这是命令!”

    曾本义说:“命令个屁,我手上的事情你根本都不到多少?你还好意思再加任务给我,我没办法完成,你另想法子。”

    赵筱军训道:“老鬼,现在当个科长了,老子就指挥不动你,你不要忘了,你这个科长是谁帮你上位的,真是个现实版的白眼狼,你想过河拆桥?”

    曾本义说:“不是我不帮你,实在腾不出空来,你一定要理解,调查柯本超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费事费神费力,到时拿不出好的结果,误了你的大事。”

    赵筱军说:“老鬼,你现在人手不够,可以建议到基层抽调人手来帮助工作,今后你这个单位会越来越重视,人员编制肯定也会多起来。”

    曾本义说:“那可是领导考虑的事,我一个小小科长,只有卖命工作,把任务完成好就行。”

    赵筱军想了想,柯本超这个王八蛋,应该不会知道自己的事吧,如果顾洋在医院里闹着要跟自己在一起的情况被这个王八蛋掌握,那还不死定了!

    赵筱军说:“老鬼,你现在就借调查我的名义,去找柯本超,看看他有没有掌握到我的情况,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曾本义反对道:“让我去找他,做不到,他到时添油加醋乱说你一通,我还要整理成资料,到时在常委会上汇报的时候,他提出来说,他反映的情况我们没有写到汇报材料里,怎么办?”

    赵筱军说:“你不会解释给大家听,你现在去找柯本超,正好借这个机会接近他,抽调几个得力干将,把调查我的精力放在调查他身上,一定要从他身上查出点东西来,你一举两得,好人你也做了,我不仅会好好感谢你的,刘书记也会高兴,你在左书记面前也可以立功,说不定提拔你当个副处级领导。”

    曾本义说:“不要跟我说当官,我不要官,我只要老婆。”

    赵筱军说:“老鬼,当官跟老婆有冲突吗?当大官了老婆才会听你的话,难道你老婆真是个死脑筋,不懂得珍惜你?”

    曾本义说:“别提了,自从上次离家出走后,她就再也没有回这个家,好像她要跟自己分居(www.yuejuwx.com),岳父岳母也任由她闹。”

    赵筱军说:“这样很好呀,你现在正好把主要精力放在调查柯本超受贿事情上,何乐而不为?”

    曾本义说:“你要搞清楚,我现在是受左书记的命令调查你,你反而叫我去调查柯本超,你大概聪明过了头吧,说出去,别人肯定说你疯了。”

    赵筱军不想再说了,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赵筱军索性把电话直接挂了。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头脑翁翁作响,心里反复念叨:老子这次真是糗大了,不仅提拔无望,还得臭名远扬!曾本义这个老鬼,自己的话听不进去,他的翅膀长硬了!请私家侦探?这好像是在港台电影里才出现的镜头,夷州有这样的人才和机构吗?再说,到哪里去打听私家侦探?

    曾本义虽然跟赵筱军顶着,但他心里还是不想看到这位老朋友有烦心事。

    曾本义也在想,这个柯本超以后肯定是赵筱军的死敌,他不顾一切地在常委会是造谣中伤,把赵筱军当成眼中钉肉中剌,巴不得赵筱军在刘书记面前消失,这个时候,不帮赵筱军一把,等待何时?

    主意已定,曾本义叫上两个手下的人,直接来过柯本超的办公室,可柯本超不在办公室。

    曾本义想,柯本超他们刚刚开完常委会,应该跑不远。

    曾本义找到柯本超的秘书,柯本超的秘书说:“柯常务在林少常市长办公室。”

    曾本义就在柯本超办公室等着,心想,这个柯本超,肯定又在林少常办公室商量怎么对付赵筱军,可赵筱军就是个秘书,对付他能起到什么效果?这个,让曾本义想不通。

    就在刚才开完常委会后,柯本超和蒋长盛从常委会议室出来,就直接来到林少常的办公室。

    柯本超和蒋长盛坐在林少常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柯本超先开口说话:“他妈的,姓刘的好像知道纺织厂女工闹事是我们组织的似的,看他今天说的话,不深挖,要深挖还会挖出领导,这件事他怎么不想追查?看来他怕我们了。”

    林少常说:“你长着一个猪脑,就知道斗斗斗!人家为什么不跟你计较,那不是怕,是让。看来,我们遇到一个高手,你们要败了。”

    柯本超说:“还没开始就言败,老大,我们败在哪里?”

    林少常说:“你这个没有的东西,难道你什么都看不出来吗?你们准备离开夷州吧,在这里你们恐怕呆不下去了。”

    有些事情,林少常预测的非常准确,就像这次,他能预感到,刘书记会对他们俩有所动作,会想办法拆散自己的实力。

    柯本超说:“我们怎么能离开夷州呢?那你怎么办?”

    蒋长盛着急道:“老大,打死我也不离开你。”

    林少常说:“这次换届,你们俩都要离开目前的岗位,最好到省直机关担任一个副职去。如果不想离开夷州,那就到人大、政协去,安全着陆,你们要识趣一点,那是最好的选择。”

    叫他们俩去大人、政协,他们怎么会甘心,特别柯本超,眼看可以竞争市长,一下子叫自己去人大、政协,那不成了全市人的笑柄。说实话,蒋长盛也是不想离开目前这个好位置,他的权力也不小,而且求他办事的人很多,一旦离开了政法委书记的位置,谁还会求你?

    柯本超说:“我们去省直机关搞一个副厅长干,有什么用?一点权力都没有?可我们这个年龄去人大、政协,人家还以为我们犯了错误。”

    林少常说:“你们现在就是犯了错误,而且是大错特错!人家不追究你,并不等于你没事,并不等于你没犯错。下一步,他一定有动作,两种可能:要不,把我整走,你们就没有主心骨了,再怎么闹也无济于事;要不,把你们整走,我成了光杆司令,跟他对立不起来。”

    蒋长盛心说,叫我们走,还不如你去省里任职,我们留在夷州。

    但这个话蒋长盛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说。

    柯本超说:“看来,你斗不过他,就没别的办法,把他整走那是最好的结局。”

    林少常说:“他不上你们的当,反而采取怀柔政策,我就怕他忍,他越能忍,说明他胸怀大志!肚量越大,这一次,明明可以狠狠地治你们俩,可他就在会议点到为止,再也不提了,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林少常分析很到位,柯本超说:“我特别希望他能明枪刀地跟我们干,可他不上钩,老大,我们不能就这么认输呀。还是要想办法把他给挤走,你来当书记。”

    林少常说:“那里这么容易,上一位书记,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被我们挤走的,可上级还不是重新派一个新的书记来,我想过了,要想从市长位置直接提拔当书记,不可能的,那要上头有人。”

    柯本超说:“当初,我叫你去找找关系,你就是不听,好像这个官上级就主动给你似的,现在知道没有关系不行吧?”

    要说关系,林少常是土生土长起来的干部,上层关系经营的不是很好,一般化。

    林少常不想再提以前的事,面前这个刘书记怎么对付?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少常说:“你们出去吧,让我静一静!”

    柯本超和蒋长盛从市长办公室出来,蒋长盛沮丧着脸,挂得长长的,这次自己玩大了,林少常这么一说,那不把自己这么好的位置玩丢了!

    柯本超走进办公室时,他的秘书走了进来,说:“纪委的同志在外面等你。”

    蒋长盛听说纪委的人找柯本超,还以为有什么事?撒腿就跑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