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九章 荣耀会武
    “每年荣耀会武之前,我们都会和枫叶学院举行一次战斗。”

    “当然,参加的人员都是一些新学员。这代表了各自书院学府未来的潜力,同样也在一定程度之上,代表了未来的战力。”

    “去年的时候,是我们书院胜利了,而今年如果要是没有你的话,那么估计我们基本上不可能胜利的…”

    “所以,这一次书院就靠你了。”

    夏渊点点头。

    他觉得张纯可以自信一点,将那基本上去掉。

    说到枫叶学院,一时间张纯也有点感慨。

    有些事情,之前的夏渊是没有资格去听的。

    虽然那时候的夏渊,已经是源天书院认定的未来领军人物,可问题是那时候的夏渊实力还是太弱了。

    和夏渊说起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用途,甚至可能会增加夏渊的压力。

    所以,源天书院从来没有刻意的和夏渊提及这些东西。

    甚至,便是荣耀会武,这些人当初也只是抱着让夏渊去看看热闹的想法。

    然而谁能想到,仅仅只是四个多月时间不见,就在荣耀会武之前,夏渊竟然将境界提升了上来,成为一尊六星近乎巅峰的地阶强者了呢?

    张纯清楚,如果要是在耗费一些资源的话,那么在荣耀会武之前让夏渊成为七星级别的地阶道灵师,那么完全是可能的事情。

    而那时候,凭借着本身九星的战力,夏渊的实力近乎等同于一尊七星天阶道师了!

    当然,也只是道师罢了,如果是道灵师的话,哪怕就是一天门的道灵师,也只是相当于五星左右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那也足够强横恐怖了。

    这样的实力,在荣耀会武之中虽然算不上最顶尖,但是绝对有资格参与,甚至有资格成为他们源天书院之中的主力代表了。

    而且,夏渊如今才刚刚加入到书院之中,荣耀会武三年一次,也就是说夏渊完全有资格参加下一次的荣耀会武!

    张纯明白,等待下一次荣耀会武的时刻,就是夏渊巅峰绽放,展现出无敌实力的瞬间了吧!

    看着张纯有点走神,夏渊缩了缩头。

    这老东西坏的很。

    谁知道这时候走神,是不是又在琢么什么坏主意,想要在坑自己一把了。

    之前的时候,夏渊是不知道枫叶学院挑战的事情,如果要是知道的话,那么这一万积分他是打死不会吐出来的。

    “张副院长,如果要是没事的话,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听到夏渊的话,张纯从自己的回忆之中慢慢清醒了过来。

    一脸复杂色彩的看着夏渊。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夏渊感觉浑身上下毛毛的。

    这是何等包含深情的眼神,期待之中带着幸福,幸福之中带着憧憬。

    这简直和自己没钱之后,看到李二少时候的眼神一毛一样!

    不用想,这张纯肯定是又想坑自己一般了。

    所以,夏渊觉得自己还是走为上计。

    只是,就在夏渊行动的时候,张纯却叫住了夏渊。

    “夏渊,你可知道枫叶学院和我们源天书院之间的恩怨…”

    夏渊一愣,虽然不知道张纯说这些要做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摇了摇头。

    他来到这里才多长时间啊,怎么可能知道源天书院和枫叶学院之间的关系呢?

    张纯缓缓站了起来。

    此刻他的眼中又一次浮现了那种缅怀的色彩。

    夏渊看到这样子,知道自己想要走是不可能了。

    不过,既然看出来张纯是不打算在坑自己一把,那么夏渊也就无所谓了。

    “当初,我们源天书院刚刚代表尘封帝国参与荣耀会武的时候,枫叶学院在我们眼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学府,是我们在怎么努力都无法追赶的超级学府…”

    “第一次参加,结果自然是垫底了,没有任何奇迹发生…”

    说到这里,张纯眼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失落色彩。

    不过片刻之后,这失落的色彩就消失了。

    一抹光芒从张纯的眼中出现。

    这一刻的张纯,似乎染上了一层光芒,他似乎在瞬间变的伟大了,变的超脱了,变的永恒了!

    当然,夏渊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觉。

    要是将后面的窗帘拉上的话,那么这光就不存在了。

    “可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之下,我源天书院却强势崛起!”

    “我们,从最后一名,一步步的爬了起来,超越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

    “最终,在三十年前,也是十届之前的那一次荣耀会武之中,我们源天书院,成功的超越了曾经高不可攀的枫叶学院!”

    不知道是外面的阳光有意配合张纯,还是张纯自己瞎捣鼓的什么东西,总之这一次的张纯似乎更加的发亮,更加的闪光了。

    借着这些刺眼的光芒,张纯看向了夏渊,闪的夏渊一双狗眼都快瞎了。

    “我源天书院,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中崛起,依靠的就是书院每一个学员和老师不懈的努力!”

    “我们,不惧失败,无畏失败,可我们不想失败!”

    “所以,我们坦然接受失败,而在每一次的失败之后,又从失败之中汲取经验和教训!”

    “最终,我们才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中,将曾经我们心中那高山一般的枫叶学院彻底的斩落脚下!”

    听着张纯铿锵有力的话语,夏渊努力睁大了双眼,做出一副我好佩服的样子。

    恩,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在尽力表演。

    就是,就是你能不能把光调暗一点,我现在好想流泪啊。

    “虽然这三十年的十届荣耀会武之中,我们并非死死压制住了枫叶学院,不过这十次会武,我们源天书院却有六次压制了枫叶学院!”

    语气,是骄傲,是自豪。

    看到这样子的张纯,夏渊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是啊是啊,我们源天书院棒棒哒,最厉害啦!”

    想了一下,夏渊决定这一次拍一下张纯的马屁。

    虽然那一万积分是肯定要不回来了。

    但是接下来的战斗之后,可还是有着那天阶法器的存在呢!

    按照道理说,自己战胜了对手,那么天阶法器肯定就是自己的。

    可都说是按照道理了!

    张纯,是讲道理的人吗?

    夏渊决定昧着良知,让张纯好好高兴一下,起码等自己胜利之后,张纯不会在吃拿卡要了吧…

    所以,夏渊继续开口道:“那么,我们书院用了多少的时间,就追上了枫叶学府了呢!”

    看张纯的语气,时间应该很短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张纯肯定不会数次强调的吧!

    按照人性的分析来讲,一般多次重复的,肯定就是对方最为得意了。

    所以,夏渊觉得往这上面靠,肯定没毛病的。

    果然,张纯看向夏渊的眼神温柔了许多。

    一个人的独角戏,自然是最无聊的了。

    身边有人,一问一答这才能提起兴趣来。

    当然,这问话的人也不能拆台,必须要捧起来,不然的话还不如一个人玩呢。

    而夏渊所询问的,正是张纯最为骄傲的地方,是他们源天书院最值得自豪的地方。

    “一般一般,其实也不算很长了。”

    “只有三千年的时间…”

    夏渊:“…”

    是,很,短…

    “夏渊,你这是怎么了…”

    夏渊捂了一下嘴巴,努力让自己那难看的样子尽量不要表现出来。

    “没事没事,我就是牙疼。”

    此刻的张纯正沉寂在源天书院的辉煌之中,丝毫没有想到一个地阶六星的强者,竟然也会牙疼。

    夏渊看着那边不断谦虚又骄傲着,大说特说的张纯,牙是真的有点疼。

    我滴神来。

    三千年时间才终于赶上对方,这也叫时间短?

    想了一下,夏渊最终只能蒙着头就当是如此了。

    毕竟,你高兴就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张纯口中完全就是曾经为了追赶枫叶学府,他们源天书院付出的努力和代价。

    不得不说,这一段时间确实十分艰难。

    而且,作为一个崛起只有一万多年时间的学府,可以追得上枫叶学府这样存在了十万年之久的学府,只用三千年的时间,似乎也许大概可能,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吧…

    听着听着,夏渊感觉自己有点想要睡觉了。

    不过,他还在努力的提醒自己,为了天阶法器,自己还需要坚持。

    眼见张纯似乎还在滔滔不绝,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样子,夏渊打算换个话题了。

    其实夏渊心中,对于荣耀会武也是十分好奇的。

    之前的时候,夏渊在书院之中也听说过荣耀会武的事情。

    然而他也只是听说,具体的情况夏渊一点都不了解。

    毕竟,荣耀会武对于寻常的学员来说,太遥远了。

    只有那些书院之中最为天骄妖孽的学员,那些有资格参加荣耀会武的学员才有资格知道的。

    传说中,每一次荣耀会武,整个源天书院也只有十人可以参加。

    也就是说,只有在源天书院之中实力排名前十的存在,才有资格知道荣耀会武的事情。

    曾经的他虽然也有资格,毕竟天资放在那里。

    这一次荣耀会武无法参加,但是下一次的荣耀会武一定会有夏渊的。

    可现在,他却是真的有资格了。

    因为他如今的实力,在书院的学员之中,绝对就是无敌的存在!

    纵然是传说中书院的三大妖孽之一,飞花师姐叶飞花,她的境界也不过就是地阶九星罢了。

    而战力是六星,对抗的极限就是六星天阶道师罢了。

    比起自己来,真的差远了。

    所以,夏渊对于荣耀会武是真的上心了。

    当然,夏渊绝对不会承认,他是因为荣耀会武胜利之后,那无数奖励才心动的!

    他夏渊,绝对不是这种贪财之人!

    恩,没毛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