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二见胡长宁
    大街之上,这也成为了一景。许多不知情的人,看着大早上竟然有人被五城兵马司的官兵给保护着向皇城方向赶去,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这个俊少爷到底是何身份。

    杨晨东根本没有丁点意识到自己犯罪的样子,走在京师的大街上左顾右盼着,这就是大明的国都呀。他何其有幸,竟然可以亲入其中,仔细瞻览。

    一行人速度并不是很慢,只是用了半个时辰多点就来到了长安右门外的登闻鼓处。

    当一面有半人高的大鼓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杨晨东跃马而下,大步来到鼓前,咚咚咚就是连敲了三下,那鼓声顿时传播甚远,弄得不远处的皇城中也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原本小旗官还想看看杨晨东是不是真的敢击鼓,未曾想,人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就给敲响了,当下他是脚步连退。知道今天终于见到了一个狠人。只是打人者还要鸣冤,这样的事情他倒还是头一次遇见。

    皇宫大殿之上,朝会正在进行着。

    兵部尚书邝野正在汇报着有关福建邓茂七造反一案。

    “启禀皇上,邓茂七自称“铲平王”,已经攻下了福建二十余县,多数官府府库被抢,里面的所有东西被抢掠一空,如今正有向浙江一带运动之意,臣肯定皇上下旨派兵剿匪。”邝野一脸诚肯的说着。

    做为兵部尚书,他最近心情并不是很好。原以为不过就是一个泥腿子罢了,带些百姓闹事,只需调集附近的几个卫所出兵即可。但万不曾想,接连几次县衙突遭袭击,以至于防线不攻自破,也使得邓茂七的势头越来越大,有了不可阻拦之势。

    邝野当然不会知道,这正是冷松带兵所为,他遵循着多抢东西多抢人的思想,借着邓茂七的名义是接连偷袭拿下了几处重要县城,也因此让官兵制定好的防线出了漏洞,使得战火越烧越烈。

    “不过是一群愚民罢了,怎会生出这般大的事端?”高高在上,身着金龙龙袍英宗朱祁镇很是不解,一边说话一边看向着站在一旁的司礼监王振。

    王振察言观色之本事极为出色,注意到英宗的目光后,便向下问着,“邝尚书,可是附近卫所出兵不利,从而延误了战机吗?”

    “没有,他们都尽心尽力,无奈贼人势大,不可抵挡。”邝野也不因换成王振问话而有丝毫的不敬之意。事实上,在朝堂上,王振替皇上问话的事情早就屡见不鲜了,时间一长,大家自然也就习惯了。

    邝野与王振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关系谈上不好,也算不得坏,这位司礼监便没有故意的陷罪之意。再者他也知道,内部动乱,朝局不稳为国之大忌,便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起什么幺蛾子,这便回身看向着英宗说道:“皇上,愚民受蛊惑而不信皇威,依咱家之见,应该派重兵围剿稳定其势才是。”

    “好,即然先生也是这个意思,着派佥都御史张楷、宁阳候陈懋以及梁珤、陈豫等率京军二万人,江浙漕运二万七千人,利用蒙古族、回族组成的精兵前往镇压。”英宗是很相信王振的,即然先生都这般说,便不在迟疑,当堂就下了圣旨。

    “皇上圣明!”眼见英宗决意派军前往,当下众臣们都是跪倒在地,一片的歌赞之声。

    按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英宗就要表示出明君之态,来一声众卿平生,便算是皆大欢喜了。事实上,他也正准备这样去说,但突然间三声鼓响传出,便是入了朝堂上依然还是清晰可闻。

    “这...这是登闻鼓!”有见多识广的老臣,马上就听出了这声音的来历。

    登闻鼓非有重大事情不可相敲,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多少年来都不曾闻过鼓声了,可是今天,突然响起,引得大家都是神情一颤,心中都在想着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莫非又有哪里有造反不成?

    从臣都是一脸担心惊慌之措,唯有英宗一脸的喜色。他当皇上到现在也有十三年了,朝堂之上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可这登闻鼓响还是头一次,不由兴趣大起,“先生,快着人去看一看,是谁在敲鼓,将其带上来让朕瞧瞧。”

    皇上发话了,王振不敢不依,当下就给手下一个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随即就有人飞奔而去。可怜了一众老臣们,此时还跪在地上,没有皇旨,不敢起身。

    登闻鼓前,一众五城兵马司外加闻鼓声而至的锦衣卫将一身青衣长衫的杨晨东紧紧包围着。

    所不同的是,被围住的杨晨东一脸的轻松惬意,时不时还会伸手去摸摸那登闻鼓的边缘,似乎想看这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倒是包围他的那些士兵,一个个紧张不已。

    胡长宁镇抚使正在人群之中。

    也是赶的巧,今天他当值。原本注意力放在朝堂之上,因为谁也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没准就有不长眼睛的大臣惹怒了皇上,会被给拉出去,那时就要他们锦衣卫出力,像是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是常有发生的。

    今天倒好,完全反过来了,事没有发生在皇宫之上,而是之外的登闻鼓前,在一听到鼓声响起,他就暗道一声坏事,带着几名手下飞快的赶了过来,这其中就有上一次带去建宁府的两名属下。

    此时,这两人已经认出了杨晨东,一脸的佩服之意,虽然此时不亦说些什么,可从他们的眼睛中还是能够看出,他们对于六少爷的胆量还是很敬佩的。

    杨晨东自然也认出了胡长宁等人,当下心生一计,今天的事情注定功劳不会太小,即然是顺水人情,当然送给对自己充满善意的是最好了。

    “胡大人,下官见礼了。”杨晨东想罢脚步向前一移,来到胡长宁面前抱拳拱手。

    “杨知事有礼。”胡长宁想不通杨晨东要干什么?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闯了祸,想要来套近乎吗?他刚才可是听五城兵马司的那个小旗官说了,此子胆大妄为,竟然于大白天公然去了王苟家,行殴打之事。

    朝廷早有明文定律,官员只有皇权才能制罪,任何人私自动手,不管你有何等的理由,那都是要重处的。这也就可以说,杨晨东如今已经是犯官了,与这样的人交好会有什么好处吗?

    换成了旁人,胡长宁一定会义正言辞,本着公事公办的态度说话,毕竟和一个犯官谁愿意与其发生什么关系?

    但杨晨东不是旁人,自己女儿的心思别人不知道,胡长宁岂会不知。要是让胡嫣知道,六少爷就出现在父亲的面前,但父亲理都未理,反而公事公办的将其送入到了诏狱之中,怕不知道会有多久不理自己。倘若是如此做的话,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胡长宁心中并不认为杨晨东会做出这等鲁莽的事情来。两人曾经接触过,此子给他的感觉绝对不像是其它年轻人那般的浮躁。

    现杨晨东即然主动问好,他也就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至少能帮的地方伸手帮上一把便是。就算是看在以故的杨荣老大人面子上,这样做也是应当的。

    “杨知事,你可知道今天犯了大罪。先是殴打朝廷官员,接着又击了登闻鼓,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两人走进到一起,胡长宁这就将声音压低一脸不悦的质问着。

    “啊呀胡大人,一切都是冤枉呀。”杨晨东一脸喊冤的表情,似乎他就是那个受害人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实说来。”胡长宁也被这幅表情给欺骗了,当然这是他还不了解六少爷,等以后接触的多了,就会知道此子是什么样的人,以后怕在与其一起办事的时候就多少会留些心眼。

    “是,不敢欺瞒胡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杨晨东那一幅老实人的模样,看着就先让人同情上了三分。

    “下官是昨天来到的京师,直接去了城南十五里外的杨家庄。一入庄中,顾不得车马劳顿,当下就先去了庄园,看到了一大吉之事,心下便再也忍不住想要报知皇上与朝廷知晓。只因城门已经关闭,入不得其法,这才不得不留在庄中,以待天明。如此一夜辗转反侧不得安睡,天一亮,便骑马入城而来。”

    说起这些的时候,杨晨东身体还很配合的晃了一下,似乎就像是真的没有休息好一般。

    这一倒还正向着胡长宁身边靠来,让这位老实的胡大人条件反射的伸去手扶,正扶了一个正着。

    靠着胡长宁的肩膀,杨晨东做出一幅身体好点的样子继续说着:“入了城,下官这才想到,以我小小的九品微官怎么可能有机会见到当今皇上呢?凝眉思考间,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琉璃厂外,不巧的是在这里看到了家中七姐,本想上前寻问一下登闻鼓在何处,想必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下官面圣见皇吧。谁曾想,我那七姐夫竟然不问事非,不分清红皂白的上来就欲打下官。若是平时,下官也就忍了,谁让人家是我的七姐夫呢?可是一想到还有重大事情要报知皇上知晓,一时情急,就反手推了一下那王苟,不曾想,他身体竟然如此的不结实,被我一推即倒,羞怒之下又要上来与我拼命,当时那眼珠子可都是红的。下官一看,这分明就是入了魔,便打了一巴掌,想要将其打醒。可谁知那王苟之母正好赶来,误会了下官,又要上来拼命,同样是双眼通红,下官的家丁为了保护下官就扬手给了一马鞭,也算是打醒了那妇人。”
为您推荐